看老婆被轮奸5-6

看老婆被轮奸5-6

文章作者: 佚名 文章类别: 淫妻系列 返回前页目录 || 返回首页目录

看老婆被轮奸(五)

  当惠蓉骑在昆博身上套弄鸡巴时,正巧外面有人进来,原来是我的朋友永丰。

  昆博说:“你是谁?”

  永丰:“我是志仁的朋友,叫柳永丰。志仁家没人,却听到你这里有女人叫床
声,所以进来看看,志仁怎么了?”

  昆博说:“我给他下了迷药,给她老婆吃了春药,现在正在他面前干他老婆,
让他老婆大肚子,你要不要一起来把他老婆奸出个杂种?”

  永丰平时垂涎我老婆已久,常向我借老婆性感的胸罩和三角裤自慰,但一直苦
无机会上我老婆,怎可错失大好良“鸡”?

  “既然志仁不能满足她,我就帮他解决老婆的性苦闷。”

  “永丰哥,人家和你们的奸情,可不能告诉我老公哦,拜托!”老婆哀求著。

  永丰:“放心,嫂子,祗要你乖乖配合,让我的烂鸟干得你肉穴够爽,我就不
说。”

  “对了,人家的内衣裤最近常被偷,是不是你拿的?”

  永丰:“不错,有一次偷看到你洗澡,就很想强奸你,但一直没机会,祗好偷
你晾在衣架上的内衣裤打手枪。”

  说完,昆博也把老婆的三角裤丢给永丰:“这是她刚被我脱下的三角裤,上面
还有她被我操出来的淫水,给你吧!”

  永丰接下後随手一闻,下体也渐渐勃起,马上脱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十多公
分又长又黑的大烂鸟,站在老婆面前要求吹喇叭。

  “快帮我把老二吸硬,等下才能插烂你的骚穴,欠干的女人!”永丰命令著。

  此时惠蓉下口有昆博用力向上顶住淫穴,上口正含著永丰的大鸡巴吸吮,两个
丰乳则是一人一个在搓揉玩弄,真是全身上下都给这两个色狼爽透了。

  “哦……真爽,这么漂亮的女人给志仁娶到真是浪费,不如拿来给我和大哥好
好享用,免得暴殄天物,干!”永丰一边抱著老婆的头吹喇叭一边说。

  “讨厌,人家现在不是正给你们两个大色狼欺负吗?”

  “以後祗要你水鸡淫痒、空虚欠干,就来找我和昆博帮你老公尽房事义务。”

  “这叫做‘朋友妻,干起来最爽’,何况你比妓女还骚还浪。”昆博竟将我温
顺的妻子比作人尽可夫的妓女,真是气人。

  “昆博,你干爽了没?我的老二已忍不住要来干这女人的骚穴了。”想不到平
时古意的永丰竟要在我面前奸我老婆了。

  此时昆博才拔出那根已操了她百馀下的鸡巴。永丰叫老婆面对我趴下:“小美
人,我想在你老公面前奸你,好不好?”

  “讨厌!人家会害羞的,在老公面前被男人强奸。”

  昆博强迫惠蓉趴在我面前,她偷瞄了一下装睡的我,便低下头。

  永丰也握住那根已被我老婆吸硬的大阴茎:“嫂子,我要来干你了,高不高兴
啊?被我干爽时,一边看你老公、一边叫春,包你爽歪歪,干死你!”永丰的鸡巴
“滋”一声,就干进了梦寐以求的嫩穴内。

  “啊……好粗……好长……永丰哥……你干的好用力……快把人家的水鸡都干
破了,啊……”

  “这根比你老公的还长还粗吧!干死你,欠男人奸的骚货!”

  “我来帮你干这骚货,干她水鸡不够深,她不爽的。”昆博怕永丰干我老婆不
够深,还在後面推他屁股。

  永丰已在昆博从後推动下,双手抓住我老婆臀部,“啪啪”地用大鸡巴狠狠地
抽干老婆那想收缩、但又被用力插开的嫩穴,再迅速从肉洞抽出,也抽出老婆被奸
爽而溢出的淫水。

  惠蓉还被永丰抓起头来看我,“快看,小荡妇,你正在老公面前和我通奸,爽
不爽?”

  惠蓉则一边看我、一边叫春,享受偷情的快感,真令她又羞又爽。

  “永丰,人家两个奶子,被你干得晃来晃去,真是羞死人!”

  “宝贝,你的奶还真大,哥哥把你奶子抓住,你就不羞了。”

  永丰不客气地一边干著我老婆的肉穴,一边用双手抓住她乳房搓弄把玩,“昆
博,你推得渴不渴?我挤她的奶汁给你吸。”

  “好啊,我正口渴,以後不用买牛奶,吸她的奶就够了。”

  想不到邻居昆博竟说以後不用买牛奶,想喝就叫老婆解开乳罩让她吸奶,真是
“骑”人太甚!

  此时永丰已用力挤压著我老婆丰满的乳房,让躺在地上的昆博大口吸吮老婆的
乳汁,吸得两颊都凹了进去。

  “真好喝!再来,用力挤她的奶!”

  惠蓉在两人的轮奸下,祗得叫春不已:“啊……永丰……你干的好重……好深
啊……大龟头每下都干到人家的穴心……啊……这下干到人家的子宫口了……昆博
哥……你吸奶的功夫真是一流……人家的乳汁都快被你吸光了……啊……”


看老婆被轮奸(六)

  在他们一个干我老婆肉穴、一个拼命吸她奶子下,惠蓉似乎达到第一次高潮。

  永丰:“荡妇,你老公那根和我比,哪支长?”

  “讨厌,当然是哥哥的坏东西较长,你的龟头有棱有角,每下都干到人家的子
宫口,让人家快受不了你的大鸡巴……”

  想不到老婆竟夸永丰的鸡巴比我长,还干得她更深更爽,真是人尽可夫。

  永丰:“那你老公平时用甚么招式干你?你最喜欢甚么相干体位?”

  老婆害羞地说:“人家老公祗会男上女下那种,而且三分钟就出来了,哪像你
们,可以操人家这么久还硬梆梆的,至於甚么体位作爱,人家不好意思说,就是那
个……嘛!”

  昆博插话说:“我刚才把她抱起来边走边干,她好像被我干得又羞又爽,一直
都不敢看她老公,怕被人看见她被奸爽的骚样。”

  永丰说:“这招叫猴子爬树,原来你也喜欢这招。”此时永丰已拔出那根干了
我老婆百馀下的鸡巴,上面还滴著她发情的淫液。

  “小骚货,你的淫水还真多,快帮我舔乾净!”

  惠蓉也尊命地跪在永丰面前,大口地吸舔他的鸡巴,连两颗大睾丸都含入了口
中,令永丰色心又燃,牵起我老婆的手,老婆也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永丰已握住鸡
巴,“滋”一声插入惠蓉那饱受摧残的肉穴,再用两手抱起老婆的玉腿,一边走、
一边操她肉洞。

  “嫂子,抱我愈紧,我的大鸡巴才能干得你水鸡愈深!”

  祗见永丰抱著惠蓉,像猴子爬树一样,一边走、一边干她的淫穴。

  “宝贝,这招相干的姿势,爽不爽?”

  老婆却害羞脸红、闭目享受,有时哀怨又无助地偷看我,但又马上转过头,小
鸟依人地靠在永丰结实的胸膛上。

  “好妹妹,不用看你老公,他不会起来破坏我们的好事。被哥哥干爽时,可以
尽情叫春,志仁亏欠你的房事,我今天会好好补偿你的。”

  这个永丰真是可恶,藉补偿房事之名,行奸淫妇女之实。

  祗见永丰抱著惠蓉,在客厅一边走、一边干,老婆由於体态轻盈,加上全身腾
空,祗有双手紧紧搂住永丰,两个奶子压在永丰状硕的胸膛上,加上双手抱著这未
曾生育的少妇美臀,又控制老婆的嫩穴来吞吐自己的大鸡巴,真令永丰淫兴大发,
便向一旁休息的昆博说:“昆博,快拿照相机,帮我和这荡妇拍照留念!”

  “讨厌,人家会害羞,不要……”

  此时昆博已拿出相机,永丰把老婆臀部抱得紧紧的,大鸡巴整根深深顶在她的
子宫口。

  昆博:“小美人,双手搂紧他的脖子,秀出你最欠干的骚样!”

  此时老婆才害羞地转过头来,轻靠在永丰健壮的胸膛上。

  想不到永丰竟想留下他和我老婆通奸的照片,作为以後要胁老婆、任他奸淫的
把柄。

  “讨厌,这种照片要是传出去,以後人家怎么见人啊!”

  “放心,小宝贝,祗要老子想干你时,你就乖乖地和我幽会,就没事啦!”

  此时录影带上正出现两个黑人和一个白种女人作爱的画面,令昆博又起色心:
“小骚货,你有玩过三贴吗?”

  “讨厌,人家今天还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作爱,哪有玩过三贴?更何况
人家一个肉洞怎能塞入你们两支大鸡巴呢?”

  “放心,你的淫穴又紧又有弹性,有两支烂鸟来干穴,一定爽死你!”

  此时,昆博阴茎稍软,又令老婆帮他吸弄,永丰当然也不落人後,惠蓉则是照
“鸟”全收,吸得两颊都鼓了起来。当两人的鸡巴在老婆吸吮後,又次再度坚硬挺
拔,昆博先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再令惠蓉面对他套入大鸡巴坐下。

  “啊……昆博哥……你的鸡巴又变长……又变粗了……啊……”

  此时昆博也用力抱住惠蓉的屁股来吞吐大烂鸟。

  “干死你,小骚货。永丰,你可以从後面插进来了!”

  “永丰,不要,人家的小穴不能容纳两支大鸡巴。”

  永丰也不管老婆的哀求,祗想试试两支鸡巴干同一个肉穴的快感。

  “嫂子,我和昆博两支大烂鸟,会把你的水鸡干得爽死,不用怕!”

  祗见老婆那紧密的肉穴已有两支大鸡巴塞入,连一点空 都没有,两个色狼又
黑又壮的体格,和老婆白晰娇嫩的玉体形成强烈的对比。再看见老婆那个饱受摧残
的阴道口,塞满两支又黑又粗的阳具,正在出出入入,不时传来两个男人的三字经
和老婆被奸爽的淫叫声,令我有种罪恶感的亢奋产生。

返回前页目录 || 返回首页目录






 

Ads by TOK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