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子作品之单身时代-2

处子作品之单身时代-2

文章作者: 无聊子 文章类别: 青春校园 返回前页目录 || 返回首页目录

少芸望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心中无由的一种空虚感,刘伟已经去了一个多星期了,少芸发现刘伟不在身边的日子竟是如此寂寞和失落,这是她以前没有体会到的。轻叹一声,少芸慢慢收回目光,她的对面,一个肌肉松弛的脾酒桶肚,和头发半秃的矮小中年男人正在大口的喝着酒,享受着桌上的美食。他是少芸的业务主管徐光良,人很随和,生性胆小,不太善于应酬,人缘颇佳的一位前辈。他的家庭生活一团糟,徐光良的老婆是有名的泼妇,他常脸上带着伤去上班,已经和老婆分居很长时间了,这些情况人所共知,包括少芸在内的许多公司同事都很同情他。

“别再喝了!徐头,小心喝醉!”少芸劝慰道,“醉了也没什么,合同办理完了,明天就要回去了,抓紧时间放松一下,明天又是一个活法了!”少芸也感慨的舒了一口气,端起桌上的酒杯,默默的喑了起来。不知不觉中,少芸已经喝了不少,头感觉有些晕了,徐光良已经喝的坐不稳了,但他还在往酒杯里倒着酒,“别喝了!你醉了!”少芸忙劝阻着,“不……喝……”徐光良含糊不清的说,少芸忙招呼结帐,扶着身体摇晃的徐光良走进电梯。

把徐光良放躺在床上,少芸望着他的醉态,心想,“真是可怜的男人!”她弯下腰,帮他脱掉外衣;突然,徐光良一把抱住少芸,用力把她翻滚到床上,没容少芸反应,把嘴压上她的鲜唇,少芸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蒙了,等她醒悟时,徐光良的大手已经揭开她的上衣,拉下乳罩,握住她丰满的乳峰用力揉弄着,“不要……徐头!不要呀……”她开始奋力挣扎,“少芸,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徐光良急喘着,脸贴在乳房上,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吮左右乳头,一只手撩起少芸的筒裙,伸向她的秘处。“啊……不要……”异样的刺激让她感到浑身发软,好久没有这样被男人爱抚了,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徐光良的疯狂激情感染了她,少芸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某种渴望被撩拨起来,她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到最后只是象征性的扭动着发热的身体。

沿著神圣处女的肌肤,徐光良慢慢向少芸的下半身吻去。看到修长光滑的美腿,忍不住把脸贴在少芸的大腿上,一直舔到小腿肚,“啊……”痒痒的感觉让少芸的美腿轻轻颤动。徐光良转头向上舔去,舔到大腿根後,隔着白色三角裤开始吸吮少芸的秘处。「啊……啊……」少芸的喘息声急促,全身更是開始不住的顫抖著,徐光良伸手拉下她的三角裤,脸靠近中心,仔细观察,呼吸喷到花心上;在神圣的山丘上有一片黑色的耻毛,溪谷里的肉缝微微开启,里面是淡淡的粉红色,花瓣有一层露水,上面还看到花蕊露出头。他用两根手指分开花瓣,看到里面有处女的肉洞在蠕动。

   被花园的花蜜吸引,徐光良的嘴紧贴在花瓣上,「唔……不要……」少芸的屁股跳动,双腿夹紧徐光良的头。舌尖压在耻丘,徐光良贪婪的把舌头伸入肉缝里转动。每一根阴毛都充满处女的体香,花瓣的内侧也越来越湿润,舌尖碰到敏感的花蕊时,少芸的全身颤抖。徐光良小幅度的振动舌头,向小突出物做集中攻击,又抬起双腿,在屁股沟上舔,舔到可爱的菊花蕾时,怕痒似的缩紧。他再度回到肉缝,吸吮新鲜蜜汁,不停的舔肉缝,只舔得肉缝中淫水不断流出。

「啊……啊……」少芸感到自己全身的热力即将爆发出来,下身传来的阵阵瘙痒刺激着她的大脑,她嬌哼不斷,身体来回的扭动,小腹波浪般的起伏着,大脑中空白一片,强烈的生理刺激让她迷失了自我。迷茫中,她感到一个火热坚硬的东西抵住自己的阴道口,她猝然一惊,头脑清醒过来,她猛的掀翻身上的徐光良,站起身顾不得整理衣服,飞快的冲出房间……

   夜间中的城市万家灯火,缤纷耀眼,显得格外美丽,但少芸无心欣赏这美丽的夜景,她漫步在街头,清凉的晚风渐渐让她发热的头脑冷却下来,想哭的感觉油然升起,眼泪已经静静的流淌下来,心头的悲哀越来越强烈。她走到公用电话旁,拨通了刘伟的电话,很长时间仍然没有人接。她颓然的挂断电话,换之而来的是一种更凄凉的感觉,她随意的向前走着。夜空中传来优美的乐曲,她不由得停住脚步,那是一首她最爱听的英文歌曲《昨日重现》,她静静的听着,混乱的心渐渐静了下来。不远处,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也在仔细的聆听着,神情仿佛沉浸在往事的追忆中。

    歌声终于结束了,他们同时发现了对方的存在,相互笑了一下,“你很喜欢这首歌曲?”男人打破沉默,“好的歌曲人人都喜欢,我也不例外!”两人又同时笑了起来。“看得出你是个很怀旧的人!”少芸说,“人在孤独的时候总会想起以前一些美好的时光!”少芸颇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他们一边聊着,一边漫步在灯火阑珊的大街上,在公园的清水湖畔,柳树荫下,一对孤独的人终于不由自主的紧紧拥吻在一起……

“你还是个处女?”在旅馆的房间里,男人惊诧着,看着少芸痛苦的神情,他抽出硕大的阳具,龜頭和陰莖上除了黏涕涕的淫水之外,還沾染了少許的血絲,床单上更是落红片片,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少芸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比起肉体上的创伤,心理上的创伤要深重的多,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滴落在床单上。男人感到无比的兴奋,他挺直身子,握挺著肉棍,再一次地推擠而入,这次順利多了,整隻肉棍,連根帶莖的完全深入了!他深感到少芸溫熱的肉璧,緊湊地包裹著他的肉棒,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自他背部直湧而上,刺激和興奮感不斷的升高、再升高…

他開始慢慢的來回抽動著,一只大手覆在少芸柔软的乳房上轻轻捏弄,不时的低下头去含住乳头,用舌头缠绕舔噬;渐渐的,少芸俏嫩的臉漲成一片艷紅,雙手並用力地緊抓住他的肩膀,指甲幾乎都陷入了他的肉裡,開始迷糊糊地自嘴裡傳出聲聲不斷的微弱淫泣,整個身軀陷入一陣陣的顫動,像是觸了電似的。男人增快衝刺的節奏,少芸的叫聲便慢慢一聲一聲的升高,直到了高高的山頂,便緩和了速度,這才又幽幽的降低,跟著卻再次衝刺,又逐漸上揚:就有如交響樂的指揮,帶領著性慾交響樂團,讓激情的樂音在性愛的領空裡盡情奔放,樂音時而高揚,時而低迴,卻實是人生中最動耳的交響曲。

男人低下头去吻住少芸檀口香唇,手上不緊不慢的揉搓著一對高聳挺實的玉女峰巒,胯下不停的急抽緩送,少芸星眸微閉,滿臉泛紅,雙手緊勾住男人的肩頸,一條香暖滑嫩的香舌緊緊的和男人的舌頭不住的糾纏,口中嬌吟不絕,柳腰雪臀款款擺動,迎合著男人的抽插,一雙修長結實的玉腿緊緊夾在男人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夾纏,有如八爪魚般糾纏住男人的身體,隨著男人的抽插,自秘洞中緩緩流出的淫液,夾雜著片片落紅,憑添幾分淒豔的美感。

十几分钟后,少芸全身一陣抽搐抖動,兩腳緊緊的夾住男人的腰部,口中長長的尖叫:“啊……啊……”细腰往上一頂,陰道蜜汁急湧而出,熱燙燙的澆在男人的龜頭上,随即急喘着,瘫软在床上。男人抽出阴茎,把少芸的身子翻转,抬高屁股,擺佈成半趴跪的姿勢,一手按住少芸高聳的豐臀,另一隻手握住胯下暴漲的肉棒,緩緩的在少芸秘洞處及股溝間輕輕劃動;肉棒頂住濕淋淋的秘洞口,男人兩手抓住少芸款款擺動的粉臀,“滋”的一聲,猛地插進了少芸的秘洞內,一股強烈的充實感,頂得少芸不禁啊啊直叫,語調中竟含著無限的滿足感。

   男人並不急著抽動,伸手撥開披散的秀髮,伏到少芸的背上,在那柔美的玉頸上一陣溫柔的吸舔,左手穿過腋下,抓住堅實柔嫩的玉女峰輕輕搓揉,右手更伸到胯下秘洞口,用食指在那粉紅色的豆蔻上輕輕摳搔。在男人三管齊下的挑逗下,少芸感到從洞內深處漸漸傳來一股酥癢感,不自覺柳腰款擺,玉腎輕搖,口中一陣無意識的嬌吟;男人將嘴移到少芸的耳邊,一口含住小巧玲瓏的耳珠,輕輕齧咬舔舐,然後將肉棒緩緩抽出,只留龜頭在洞口緩緩轉動,被挑動的欲火高漲的少芸,感覺秘洞再度傳來一陣空虛感,忙將粉臀向後急擡,這時男人順勢一頂,“啪”的一聲直達穴心,插得少芸忍不住“啊”的一聲高叫,男人這才開始緩緩抽送了起來,不時用龜頭在陰道口處輕輕抽送,直到少芸受不了秘洞深處那股空虛,玉臀猛搖,呼吸急喘時,這才猛地深深一頂,插得少芸哼啊直叫,待三、四下深深的抽插後,又複回到桃源洞口輕輕挑逗。

初經人事的少芸,那經得起如此高明的手段,不多時,已被男人插弄得春情勃發,一顆嫀首不住的搖動,玉體輕顫,椒乳亂晃,兩隻手死命的抓著床單,口中忘情呻吟:“啊……啊……嗯……啊……”到最後,居然忍不住嗚嗚的的哭泣起來。男人终于开始发动,兩手緊抓著少芸的腰胯處,恨不得將其插穿似的,開始一連串的猛抽急送,只聽一陣啪啪急響,登時插得少芸混身急抖,口中淫聲不斷,陰道嫩肉一陣強力收縮,緊緊箍住胯下肉莖,一道熱滾滾的洪流澆在龜頭上;男人將粗硬的肉棒頂著秘洞深處,用兩手捧著少芸的美臀如推磨般緩緩轉動,只覺肉棒前端被一塊柔軟如綿的嫩肉緊緊包圍吸吮,一股說不出的快意美感襲上心頭。

陣陣如蘭似麝的幽香撲鼻襲來,耳中傳來少芸如歌似泣的嬌吟和急喘,男人壓抑良久的欲火有如山洪決堤般洶湧而來,一陣狂風暴雨般的狂抽猛送,插得少芸全身亂顫,全身一緊,兩手死命的抓著床单,秘洞深處又一道熱流狂湧而出,澆得男人胯下肉棒一陣急抖,胯下肉棒在陰道嫩肉死命的擠壓吸吮之下,再也止不住那股舒暢快感,一聲狂吼,一股滾燙的精萃狂噴而出,如驟雨般噴灑在少芸的穴心深處。男人趴在少芸柔軟的嬌軀上,不住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休息一会后,順著少芸柔美的背脊曲線,一寸寸的往下移,逐步的舐去少芸背上的汗珠。

   少芸趴在床上轻泣着,眼泪又从紧闭的双眼中流淌出来,不知是兴奋的眼泪还是痛苦的…………
************* *************** **************
“还睡!上班时间快到了,会迟到喔。”令娜身著内衣坐在梳妆台前,动作俐落地一边对著镜子上妆整理仪容一边催促还躺在床上的男朋友。听到令娜的催促声,项东伸个懒腰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一脸不情愿的的表情。“自家的公司,迟到怕什么!”项东嘟哝着,“不要惹你爸爸生气,别忘了今晚是我头一次去你家,我可不愿给你爸爸留下坏印象!快点吧!”「喔。」项东回了一声,懒洋洋地准备起身穿衣。

   “不要这样嘛,有点朝气才行。”令娜坐回床边,像在哄小孩似的亲了男朋友一下,深情地抚摸项东的脸,轻轻把眼角的眼屎清乾净。“等你出国回来,我们就结婚,到时我再好好补偿你,好不好?”项东露出微笑,握著令娜的手,吻了一下。“糟了,时间来不及了!别忘了晚上早点来接我,拜拜。”令娜急忙起身著装,匆忙将裤袜、窄裙拉上,披了件外套就拎著公事包赶出门。

   “雪纯!这么巧,在这遇到你!”“是呀!令娜,这么巧!”两个好朋友亲热的搂抱在一起,“最近怎么样?”“……还好……”雪纯的表情显得不太自然;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两人面前,“令娜!眼看迟到了,你不怕被罚吗?”车窗内,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笑着看着她们;“行长?”令娜吐了下舌头,“我遇到了个朋友,搭下行长的便车行吗?”“上来吧!别耽误时间了!”令娜急忙拉着雪纯上了车。一路上,令娜只顾和雪纯唠个不停,行长不时的从反光镜中瞄瞄雪纯,到地方后,令娜才想起不知雪纯要到哪。

   “你快上班吧!我送送你朋友。”听了这话,令娜才放心,“那有劳行长大架了!雪纯,记得给我打电话。”轿车掉头疾驶而去。这一天在焦急的等待中度过;晚上,令娜到项东家见了他的父亲,出人意料的顺利,项老伯对令娜相当满意,同意项东出国回来就让他们结婚,还主动让令娜搬到家来住,令娜和项东都非常高兴;第二天,令娜搬进了项东家,两人象新婚夫妻一样,如胶似漆,一个星期后,项东飞往英国,进行为期一年的企业管理培训。

项东走后,令娜心中一下子变得空空的,干什么都没有精神。晚上回到住处,项老伯特地为她熬了莲子羹,味道好极了,令娜从心中感激这位老人的关怀,她很庆幸自己能加入到这样一个家庭;这天晚上,令娜很快就感到了困倦,早早的进入了梦乡;睡梦中,她又见到了项东,他的一双大手在她身上玩弄著邪恶的游戏,摸她的脸,摸她的奶,摸她的大腿;然后用舌头在颈肩、在胸前舔她吸她,「唔~~~」他的嘴吸著她的舌头,她没办法呼吸,只有热烈的回应。全身都好热!那只大手就替她脱掉身上的衣服,她觉得有点凉爽了,可是下腹还是一样好热,而且好痒。

   她感觉到有粗糙的手指挤进她湿窄的下体,捏住她腿间上方的小核。胯下的手指放肆地拉扯搓揉,在黑暗中她感觉似乎有千千万万个火星在眼前跃动。她气喘不已,全身乏力,一阵阵抽搐席卷了她,她情不自禁地呻吟,两腿不自觉地完全敞开,双手搂住项东的脖子,准备迎接他的进入……然后就有东西贯穿炙热的下体!猛然刺入的动作,让她几乎完全昏眩。一开始她承受不住痛楚,慢慢就转为一阵阵火辣、抽搐的麻痛……
「啊……喔……」一阵阵快感袭向她,她意乱情迷地尖声吟哦著,无法克制地被体内那陌生、不知名、兴奋的高潮所支配。好爽~~~好舒畅~~~

   早上醒来,想起昨晚的梦,令娜感觉真实的可怕!她反射性的支起上半身,伸手摸向自己的下体,湿湿的,令娜松了一口气,不象性交后的遗留物,而是自己的东西——梦交产生的结果。这一天,令娜又在恍惚中度过,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下班后,回到家吃过晚饭,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洗完澡后躺在床上望着天棚发愣。门推开了,项老伯悄声无息的走了进来,令娜坐起来,吃惊的望着他。项老伯很随意的走到衣橱,脱下自己的外衣挂上,象是到了自己的房间一样。

“项老伯!你……”“今天早些睡吧!”“这是我的房间!”令娜惊惧着,“也是我的!”项老伯微笑着,同时,手伸向令娜。“不要……我是您的儿媳!你怎么可以……如果项东知道您这样,他会很难过的!”“如果项东知道了,你就完了!”项老伯阴阴说,手持遥控器指向电视。不一会,画面上出现一对男女疯狂作爱的场面;男的是项老伯,在他身下婉转娇啼,疯狂扭动的女人竟然是令娜。令娜惊呆了,“这象是强奸呢还是你诱惑男人?许多女人都想进入我的家庭,你很幸运。你爱项东,我答应你们结婚,可你要做我的情人,如果你不服从,你失去的不止是这个家庭,你会失去你所有的一切!”
  
项老伯邊說邊將自己脫的精光,下體污漆媽黑的體毛,中間夾個一根醜陋的雞巴在那裡跳動著,他一把將令娜壓制在床上,硬將他的下體壓在令娜的臉上,一陣噁心的性臭味,讓令娜反胃想吐,一根粗大的肉棒就壓在令娜的嫩臉上摩擦,令娜閉著眼睛嫌惡的想要逃開,这让项老伯很是恼火,啪~啪~啪~啪~项老伯用力的賞了幾下耳光給她,火辣刺痛的感覺,讓令娜放棄了抵抗,任由项老伯捏著臉頰張開小嘴,讓他把陰莖給塞進嘴裡頭“還不快點幫我吸一吸…想要討打嗎?”

可憐的令娜,一輩子受盡家人呵護疼愛,那曾被人如此的痛打又污辱,不爭氣的淚水,噗噗噗的流下來,不情願的含著淚水幫他舔著龜頭“ 對嘛…好好幫我吸一吸…難道妳想讓阿东知道嗎… ”聽到项老伯這樣的威脅,令娜只好放棄抵抗;项老伯的大雞巴很舒服的讓令娜含了一會兒後,開始粗暴的撕開令娜的睡衣褲,只一下子原本整齊的睡衣化做片片雪花破布,令娜細嫩雪白的肌膚暴露在项老伯的眼光直視之下,刺激的他獸性大發起來,猛力的將她的大腿扳開來,右手二根指頭就刺進令娜的陰道裡面,和著一點淫水就在那裡進進出出。

“爽快…繼續幫我含著雞巴知道嗎…”令娜認命的張著嘴巴,含著项老伯醜陋的黑棒,希望惡夢趕快結束。项老伯用指頭在令娜的陰道內攪和一陣子之後,抽出指頭來嘿嘿嘿的對著令娜淫笑,“骚货…妳也興奮起來了喔…想要我去幹妳了吧…”令娜羞耻的闭上眼睛,她完全不明白為何明明厭惡著项老伯這樣對她,身體卻不聽使喚的流出愛液出來,项老伯的髒手摸在敏感處,卻使她越來越舒服,幾乎快將自己的下體給融化掉一樣。

同樣的项老伯覺得今天的陰莖勃起的速度超快,連自己都嚇一跳,不但漲的比平时更大,翹起的角度也達到最高,他馬上用龜頭在令娜陰道口沾上點淫水,捉著她的雙腿架在肩頭,“唧”的一聲就把龜頭插進去一半,令娜痛的浑身一颤,项老伯硬將雞巴往裡頭塞,好不容易才將陰莖完全刺進去,项老伯先享受一下令娜陰道的滋味,享受那又熱又溼滑的感覺,令娜陰道將雞巴緊緊的吞沒進去,在那裏一吸一夾,爽得他嗤牙裂嘴的好不痛快,“喔…好舒服…啊…真是緊啊…啊…好美啊…啊啊……”

项老伯的舌頭捲進她的耳朵裡面,吸吮著小耳垂,令娜在一瞬間全身一顫,雞皮疙瘩爬滿她的全身。项老伯再一次將舌頭吐進令娜嘴裡,在口腔內快速的滑動不停,還惙著令娜的口水,一副心滿意足的吱吱有聲,一雙大手襲上了令娜傲人的乳房。柔軟彈性十足的嫩肉,被人像是搓揉麵糰般的按摩著,兩個乳暈也被指頭輕輕滑過,粉紅驕小的乳頭聽話的站立起來,令娜欲哭無淚的任人宰割,项老伯嘴巴就去吸含乳頭,在令娜的乳頭上又吸又咬,二隻手指就去夾著挺力的乳頭,時而用力時而拉起乳頭旋轉,一陣酥麻的快感幾乎要將令娜給融化掉。

项老伯在令娜耳邊淫語了一陣子,才開始做活塞運動,揮動他的武器在她陰道內搗來搗去,项老伯邊幹邊欣賞令娜的媚態,在她粉嫩的臉頰親了好幾回,手也不忘去玩她的乳房,經過男人技巧的賣力抽送,令娜陰道裡面瞬間痙攣緊縮,湧出大量的愛液出來,滋潤下體交合的地方,陰莖每一次的深入淺出,腿根交合處都會發出肉體拍打在一起的肉搏聲,啪啪啪啪啪的發出美妙的聲響。

令娜被幹的時候模樣真是迷人,蹙著眉頭讓人分不清是好像痛苦還是爽快,閉著眼睛微張著嘴呻吟,项老伯看著她的表情來改變抽插的動作,有時快時慢,時而磨著她的陰阜,令娜受到他的窕逗,忍不住緊抱他的脖子,洩出一陣陰精出來……“啊啊……” 令娜噴潮時低聲的吶喊著。受到令娜高潮的鼓舞,项老伯的興奮度愈來愈高,抽插的速度愈來愈快,讓他的身體及心理感到非常的滿足,精關一時守不住,有如火山爆發一樣的,在令娜體內噗噗噗噗的連珠炮般的狂噴出濃精來。

项老伯趴在令娜的身上喘息着,忍不住双手在令娜白嫩柔滑的娇躯上又是好一顿搓揉,终于带着倦意搂住令娜睡着了。令娜象卧在老虎身边的小兔,蜷缩、颤抖、喘息着,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
趴在吧台上,刘伟望着杯中的酒发愣。回来一段时间了,脑海中仍然甩不掉亚琦的音容笑貌。“别想了!水中花、井中月,缘分结束了。还是面对现实吧!”刘伟扭过头,尚海是他的同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有什么心事他们都共同分享。此刻他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有什么高兴事?走桃花运了?”“还不知道,我看中了一个陌生女人,等有了结果再告诉你。”尚海笑着,“好吧!祝你马到功成,干杯!”“干杯!”

尚海紧张的在楼口等待着,终于,一个清纯、美丽的少女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她抱了很大一包东西,显得很吃力。尚海忙走向前去,“我来帮你!”“是你!谢谢!”少女露出灿烂的笑容,看得尚海心中一荡。他们住在一座公寓楼里,经常在电梯里见面,偶尔也打个招呼,聊上几句。尚海偷偷的喜欢上她,下决心找机会表达。他们在电梯里闲聊着,到第八层时,他们走出电梯,来到一个居室门前,“你住在这?”“是呀!”少女回答道。

少女打开房门,尚海抱着东西走进去,迎面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走出来,看了尚海一眼,转向少女责问道:“你到哪去了?我等了好半天!”“我去买东西……”没容她说完,男人拉着她匆匆进入里间;不一会,一种奇异的声音伴着少女的阵阵呻吟传出来,尚海震惊了,呆呆的站在那里;十分钟后,男人满足的走出来,看了尚海一眼,回身道:“雪纯,今晚和明晚我不来了!不要乱走,我会打电话。”说完,急匆匆的走了。一会,雪纯出来了,衣衫有些不整,头发混乱了些,羞辱的脸上挂着一丝红晕;“你……”尚海痛心的看着她,眼泪从雪纯的眼中流淌下来,“你都知道了!是不是很看不起我?不错!我是被他包了,是他的泻欲工具!我没有别的选择,我需要钱!我要活下去!”雪纯咽声道。尚海放下东西,默默的转身走出了房间……

趴在桥栏上,尚海望着滔滔江水呆呆出神,“哎!……哎……”尚海抬头看去,一个短发少女正好奇的望着他,“叫我吗?有事?”短发少女舒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要自杀呢!这里很危险的!”尚海笑出声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少女,她很漂亮,圓圓臉蛋,散發青春燦爛的笑容,個頭恰恰出頭一百六十公分;“你去过日本?”看着少女胸前富士山图案的胸针,尚海问道,“是呀!你也去过?”“我在那留过两年学!”尚海笑着说,“真巧,我也是!”少女兴奋的说。尚海的脸色逐渐暗了下来,好象勾起了伤心的往事,“对我来说,日本的生活永远结束了!”尚海有感的说道,少女也渐渐的平静下来,望向奔腾的江水,若有所思,“对我来说……日本的生活也永远结束了……”她喃喃的说。命运又让这个叫佳玲的少女走进尚海的生活,很快两个人恋爱了。
* * * * * *
“阿海!休息一下,别饿坏了肚子,尝尝我做的泡面。”佳玲捧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小心的放在床头的柜上,用口轻轻的吹着。尚海的视线从电脑的显示屏上转过去,“有女朋友就是不一样,单身的生活真是苦啊!”佳玲聽見了,慢慢地轉過身來給尚海撫媚的一笑。哇!尚海今天到現在才第一次仔細打量她呢。佳玲是那種人見人愛,超級可愛型的女孩,走在路上都會有人搭訕,到哪裡總是萬人迷的那種女生。氣質清純又多帶了可愛。她今天穿著綠色小衣服,下身是會完全顯露曲線的黑色緊身七分褲,加上她天使般的臉孔,看上去分外迷人,尚海不由得一阵冲动。他上前搂住佳玲扑躺在床上,將她褲頭解開,將褲子拉下。脫到膝蓋時拉不下去了,只好將她大腿朝天,小腿抬高,辛苦地將褲子完全拉開。小內褲緊緊包住她飽滿的陰阜,還有幾根小毛兒包不住,偷跑出來。佳玲扭動著身體及屁股,她終於被脫下長褲,丟到一邊。

“不要…大白天的,你……”佳玲話才說到一半,嘴就被他的嘴封住了。一條溼軟的舌头輕輕地撬開她微閉的雙唇,悄悄溜進嘴裡,肆無忌憚地鑽來舔去,把她的嘴巴周圍通通親溼了。佳玲當然也不甘示弱地親回去,將舌頭也伸到他嘴裡,讓他盡情的吸吮。“不行不行,面要泡糊了,我去拿來吃。”親到一半,正想進一步行動時,突然想起还泡着面,雖然佳玲仍臉紅氣喘,嘴角還掛著一些口水,她趕緊舔掉,站起身來,可愛的小衣服下是被尚海稍微扯下的性感小內褲,左邊高腰右邊低腰的模樣更顯得俏麗性感了。她就站在床前背對尚海拿著筷子攪著麵,知道他正直楞楞地看著她,還悄皮地擺擺俏屁股,让尚海简直受不了。

面拌好後,她拿到床上來邊吃邊餵尚海。趁著她餵面,一手拿著面碗,一手拿著筷子時,尚海不安份的左手伸到她迷人的兩腿間摸了幾把,方才的調情已让佳玲淫水溼到外頭來了。“下面怎麼會溼溼的呢?”尚海促狭的笑着,“才沒有,那是流汗啦!”“那為什麼只有下面溼,其它地方都沒溼呢?”可愛的佳玲無話可說,臉又紅起來了,只好瞪他一眼,拿起剩下的麵湯要他喝光,企圖封住他色色的嘴巴。尚海咕嚕幾口就喝完了,將碗筷丟到一旁,迫不及待地重施固技,把佳玲抱在自己身上亲吻着,佳玲呼吸聲也越來越重,張開小口吐著香舌。尚海幫她將綠色小衣服脫掉,佳玲也很配合地高舉雙手讓他脫,沒料到今天用的髮夾實在太大了,卡住衣領處動彈不得,費了好大力氣才讓髮夾穿過衣領,將衣服扔到一旁。

現在,佳玲身上只剩下小內衣和內褲了。尚海雙手伸到她背後,「喀」一聲將背後的環扣解開,也不著急將胸罩拿下,兩手毫不客氣地各伸到一隻奶罩內大肆揉捏起來。這是他第一次進攻,因此顯得十分受用,她跨在他身上,也顧不得親了,瞇起雙眼開始享受他的揉弄。不過胸罩沒脫下來一方面不好弄,另一方面又怕不小心扯壞,揉不久就趕緊將胸罩拉下,脫到她手上,只見佳玲的一雙娇乳完全垂在他眼前,不但泛上一層紅暈,兩粒粉紅色的奶頭也已硬得發翹。尚海腳一伸,一扭腰,滾個一百八十度,輪成他在上,佳玲在下的姿勢。佳玲這時已开始興奮,翻過身一躺好,尚海火熱的胸膛剛壓上她熱呼呼的乳房上時,忍不住轻“啊”了一声。

尚海趴在她身旁,伸出舌頭,細細地吮舐她的嘴唇、人中、下巴、臉頰,再到耳邊輕輕吹幾口氣,再突無其然地將舌頭鑽進她的耳朵裡,而她的敏感帶-脖子更不放過,慢慢地舔舐,從左到右、從上到下,將她脖子以上全吻溼了。佳玲這時已嬌喘連連,臉色紅潤,身體不停蠕動,尤其是還穿著小內褲的下體,大概是癢得受不了了,小屁股連向空中直拋,像是連跟空氣的摩擦都能稍微為她止癢似的。正在嘴邊親得甜膩,很快尚海將戰場轉進白不溜丟的奶子上。佳玲的乳房既娇美又堅挺,一手一握恰恰好。他的嘴立刻選定右乳直接覆上紅嫩的乳頭用力吸吮,連周圍的漂亮的粉紅乳暈一併含入,並順著乳暈開始劃圈圈。“嗯…嗯…”火上加油,佳玲只有死命地亂哼。

佳玲的乳房有一股淡淡的奶香,讓他也忍不住將臉塞進被兩隻奶子夾緊的乳溝,用沒刮的鬍鬍刮起左右的乳肉,惹得她咯咯地直笑。時兒用舌頭舔遍兩個奶子及四周,舔著舔著連肚臍眼也不放過,將舌頭伸進去逗她,又惹來一陣嬌啼;時兒含住乳頭舔吮,另一手來到她的神秘地帶,隔著三角褲,不斷地東撚西扣。當他的手指終於探进她所願來到那塊潮濕的小丘時,佳玲更是發狂地扭動身體,兩眼緊閉,嘴角也浮現迷人的蕩樣。原本就溼透內褲的她,經尚海左搓右揉,上點下摩,幾根貼近內褲的手指都被從裡頭不絕滲出的淫水濡溼了,內褲底緣深深陷進蜜縫中,形成一條小溝,更方便他上下滑動摩擦。同時嘴巴也來到大腿內側,從下而上,一路細細舔回,靠近淫穴時,只在附近來回親舔,弄得到處溼膩滑透,就是不接近那迷死人的私處。

他嘴上繼續親吻可愛的小嘴及香嫩的奶子,手上更不停歇地在沾滿淫汁的內褲外摩擦繞圈,存心幫她火上加油。“啊…你好壞!嗯…嗯”佳玲呻吟着,她已经受不了了。尚海伸手将她小內褲拉下,扒開她原本微開的雙腿,將整個潮溼的陰戶完全露出。她的陰毛呈倒三角型,濃且茂密。沒有內褲的阻隔,可以清楚看見兩片溼嫩可愛的陰唇,將神秘的泉源出口遮蓋起來。兩根手指將陰唇一翻,中間的小穴不絕地留出透明的蜜汁,順著洞口而下,弄溼下方的陰毛,流到可愛的小屁眼上停留著,成為一窟小水窪,尚海忍不住伸出舌頭就舔了起來。“哦…你怎麼可以这樣…好壞…哦”尚海一邊親,手上也沒閒著,手指順著水源逆流而上,找到溼滑的穴口,在洞口試探性地進攻,才進去第一節呢,佳玲「哦~~」一聲长吟。

尚海左手很快從肉縫中找到小肉芽後,嘴巴立刻轉移陣地,直攻小肉芽。剛開始舌頭繞著這小圓豆周圍打轉,惹得佳玲哀哀的呻吟,後來索性整個嘴貼到陰蒂上,猛吸著不放,讓她浪水直噴,黏膩的騷水不停往外流出,嘴巴也哀不出來,只有嗚嗚低吟的份。尚海眼裏直看著她猛出水的美穴,還傳出陣陣浪翻人的淫水味,嘴往下一滑,舌頭一伸,輕易地直往內伸欲探淫水源頭。佳玲的浪叫音量又高了一級,「啊..哦..」,雙手亂抓一通。尚海嘴巴吃著猛烈收縮的小穴,舌頭不停伸入穴內左右刮個不停,每刮一道,源源不絕的浪水又一波來襲,味道很香,他全部喝下去了。不過怎麼喝好像都喝不完的樣子,一會兒,見佳玲屁股越扭越高,小穴流出的水越不可收拾,他的雞巴硬到極點,自己都快受不了了。

於是跨到她的雙腿間,趴在她身上,親著她流滿口水的嘴邊,手提著龜頭對準小穴,在穴口左右上下地滑動,不斷流出的淫水將龜頭塗得溼答答的,塗溼了的大龜頭挪到小肉芽上,當成手指在周圍繞圓周運動,用手指這般服務就夠她受的了,更何況是滾燙的滑膩的龜頭。佳玲更是瘋狂地挺屁股,小穴一張一合,以嫩肉不斷摩擦早已緊繃的雞巴,穴口對準找到龜頭後,更將屁股抬高。尚海心想,是時候了,於是將她雙腳一分,雙手一抱,伏在她身上,屁股一頂,全根沒入,剛始瘋狂地衝刺。“啊..啊..好棒..啊..”尚海只是用勁向前頂,沒幾十下,佳玲全身僵硬,將他緊緊抱住,背後的手指深深陷入肉裡,尚海立刻快馬加鞭再狂抽猛插,佳玲的雙腳不知何時舉了起來,像隻無尾熊圈住他的腰,雙腳與身體呈垂直狀,每回尚海深深插入時都會這樣夾住他。猛插之下,每次都讓龜頭直頂花心,並享受一下被最裡頭的軟肉包圍吸吮的快感,然後很快抽出,再來一輪猛插。

“哦..好..啊..啊..”佳玲一陣的抽慉著,她的第一次高潮來了,尚海絲毫不讓她有任何喘息的機會,維持同樣的速度及力量,繼續大起大落幹個不停。“舒不舒服?”他明知故問地問她,“舒……服!”佳玲娇羞的回答。尚海滿意了,於是繼續埋頭苦幹,每下直拉到雞巴頭都見天日了,再直插入底,爽得佳玲連叫聲都抖起來,身體直顫,又快來了。叫著叫著媚眼直拋,兩腿用力夾著尚海屁股,不讓他抽出去,雞巴泡在美洞裡面,感覺大股大股陰精澆來,她又來了。“啊..啊..”這回潮更高,小穴縮得更緊,插在裡頭的雞巴被她這麼一夾,尚海差點也沉不住氣爆發出來,他丹田一沉,氣一憋一呼,精門鎖固了,伏著她乳房上,聽著她喘息,稍事休息。

沒多久,快感稍息,佳玲還閉眼張口沉溺在剛才的喜悅中呢。他抬起身,將她從小腿連著全身一拉,將她拖到床中央,剛剛的衝刺動作將她插得連連後退,差點撞到床頭櫃了。就定位後,發現原本小穴所在的床鋪上,留下一灘透明的淫水,他用指頭沾了點起來,递到佳玲小嘴旁,佳玲羞涩的把头扭到一旁。尚海抓起雞巴對準洞口,“嗯..”佳玲哼了一聲,溫暖的小穴又將整根雞巴吞掉了。這回尚海想慢慢享受,於是將雞巴慢慢抽出,只留前半在穴內,緩緩地前後抽送。嘴巴則送到她唇邊,兩人耳廝賓摩地熱吻起來。淺淺的插送似乎正隱隱地挑動她的情慾,佳玲臉上嫵媚萬千,表情茫然恍惚,傻傻地痴笑,只有舌頭送到她嘴裡時,才狂野地與他兩舌交纏,如痴如醉。

沒過多久,佳玲的雙腿又如螃蟹將尚海夾住,不讓他後退,只肯要他深深地插入。被牽制住了,尚海也沒其它辦法,連忙加緊馬力,抬高屁股,回回直衝到底,佳玲很快爽得全身都抖動起來,四肢將他牢牢鎖住,可愛的臉頰在床上左右搖動直浪叫:“噢…噢…啊……”尚海當然毫不客氣,一邊享受著不住緊縮的小肥穴,一面欣賞可愛女友的媚態。她矇矓的雙眼半睜半閉,眉頭微皺,微開的小嘴不停流出讓男人爽死的淫聲,白皙的兩團乳肉在胸前搖來晃去,平滑的小腹下方一團茂密的黑森林,而黑森林的盡頭如今緊接著另一座黑森林,雖然尚海快速抽送著,她的小屁股還是不住上挺迎合他的插送動作,一付想將他全部吃掉的浪樣。

她將小舌伸出,舔著自己的唇與尚海撑在旁邊的右手臂,不住地親咬。尚海低頭親她,她馬上回應地和他吸吮在一塊,尚海感覺到她的穴兒又開始痙攣了,於是上身抬起,兩手撐在她的頭兩邊,用更契合的角度深入她,她的雙腿捲在他的腰上,緊緊地向他挺進,淫水不斷流出,把他的陰毛及蛋蛋全弄溼了,尚海不管了,瘋狂地幹她。“啊…啊…好厲害…噢…阿海…噢”下面的交接處噗滋噗滋地傳來幹穴聲,形成一曲動聽助興的淫樂。尚海伸手一摸,乖乖,小穴以下以至屁眼,完全是黏稠稠的一片白色液體,原本幾近透明無色的愛液已被快速的抽插動作摩擦得越濃越稠而成白色了。

佳玲全身緊繃,舌尖發冷,尚海將舌頭伸入含著她發涼的香舌,右手繞過她頸下,左手幫她撩起早已散亂不堪的長髮,將覆蓋在臉上的幾許髮絲撥開,一邊胡亂地親吻整個臉頰,一面將肉桿子次次直插入底,進行最兇狠的衝刺。“啊…啊…好舒服…啊…阿海…好愛你…哦…哦……”佳玲穴兒一陣收縮,底下又流了一灘,穴裡又溼又緊,讓尚海差點隨她洩去,趕快屏氣凝神,及時將射精的衝動壓了下來。缓了缓,尚海温柔的搂住佳玲,“佳玲!你到上面来吧!”夾雜著汗水、口水的一陣甜吻,滿臉通紅的佳玲略帶喘息著羞涩的翻身跨坐到尚海身上,佳玲就是這樣可愛的女生。

佳玲坐上來後,手也不用,直接憑感覺將穴口瞄準直挺挺的大雞巴,慢慢坐下來,雞巴順利地一寸寸被她吃進,果然是識途老馬。尚海樂得將枕頭拿回來靠,兩手放在旁邊休息,看著他心爱的佳玲快樂地馳騁。佳玲小嘴微張,吐氣如蘭,享受著完全控制的快感,開始前後搖動起屁股,臉上也開始越來越迷糊,兩眼微張,浮起滿足的浪笑。“啊…啊…阿海…真好…啊!”尚海闲置的雙手開始無聊了,於是先伸到她胸前揉著乳房,用手心反覆地磨著突起硬挺的乳頭,又一會兒伸到她後頭,摸到被浪水淹沒的屁眼,食指中指交互揉擦,見她更是如痴如醉,於是偷偷地將食指慢慢撐開她那未經開苞的小菊花,沾溼淫液後,將中指緩緩插入緊縮的屁眼內,看看她的反應再說。

“不要…”佳玲轻皱着眉头说,尚海十分配合地將屁股抬高,用力往上頂,同時雙手也壓住她的骨盆幫助她抬高下壓,每下都高高抬起,再深深入底,過兩三百插,佳玲又洩了。尚海瞧她力氣全無,搖搖欲墜,就快要倒下來的樣子,連忙接手,幫她上抬下戳。佳玲此時連叫的力氣也沒了,像個玩偶騎在身上任他玩弄,只能從口中發出「嗚嗚」的呻吟。再搗個百餘下,尚海也累了,就讓她趴在自己身上,兩人暫且休息一下。雖然人不動,但一直插在小穴裡頭的雞巴,越泡越舒服,慢慢地一股騷癢難耐的感覺延著龜頭直走脊椎,尚海色心再發,腰一發力,抱著懶綿綿的佳玲一塊翻過去,雞巴還插著呢,親了幾親佳玲娇艳的脸蛋。急色的雞巴抽到底,開始進行緩緩淺淺的抽送。

幾百下的抽送,佳玲原本緊閉的雙眼又呈媚態,小嘴微張,不住的索吻。鼻中不時「哼」個不停,尚海問:“玲,這樣子插舒不舒服?”佳玲轻拧了他一下,娇羞的扭动着身子。尚海看着佳玲的媚态,强忍冲动繼續和她親嘴,下頭也繼續輕輕淺淺地插送,沒做任何改變。“哎……再……深些……”佳玲终于忍耐不住,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嗯,這話真受用。尚海聽了心中暗爽,繼續淺插緩抽數十下後,突然來一下重的,直抵花心,佳玲的小穴真與古載的名器一樣,最深處的穴肉會像章魚爪似的將龜頭吸住,幾千隻觸手在龜頭周圍吸吮舔舐,插到底後實在捨不得拔出來。不過尚海在一下重插之後立刻恢復原本的淺淺抽送,讓她在爽快之後又回復騷癢難耐的挑逗。就這樣,每百餘下送她一下重的,佳玲逐漸又進入恍惚狀態,雙手抓緊身旁的被子,浪聲也亂了。

“啊……你……好坏!……啊!” 尚海趴在佳玲耳边深情的说:“佳玲!我好爱你!”佳玲聽了十分滿意,毫不停留地又哼將起來。“哎唷…好棒…哎唷…哦……”這樣的淫媚可人兒,尚海又忍不住低頭親吻她的嘴兒,佳玲伸出溼熱的香舌相迎,吻得天翻地覆,尚海接著親向臉頰、耳邊,來回輕舐耳背,還不時鑽進耳朵洞裡。佳玲终于受不了他這樣的親她了,「啊..啊..」猛叫,怎麼扭也扭不開他靈巧的舌頭,此時尚海下
面也開始進行最後的進攻,腰部奮力簡諧運動,讓大陽具在嫩穴裡進進出出,插入時全根沒入,拔出時也將一堆淫水順著帶出,發出「漬!」「漬!」的響聲。

佳玲媚眼如絲,雙手緊緊的抱住他的背,指甲都快嵌進肉裡了,雙腳則緊緊勾纏住腰上,將整個氾濫成災的陰戶猛擠向進出忙碌的雞巴,屁股挺個不停。“啊…啊…哦……”此時她的叫聲已經變成單音,快叫不出來了,尚海知道他們兩個都快到了,恨不得將吃奶的力氣全用在雞巴上好好幹她。佳玲越叫聲音越高,開始尖聲狂叫。“啊…啊…啊……”佳玲发出最后的嘶叫,身体猛颤,她已經被他幹得來第五次高潮了。此時尚海的雞巴也暴漲到最高點,突然一陣酸麻從馬眼傳來,於是最後再抽動幾下,最后身子一挺,滚烫的精液喷射到阴道深处。尚海轉身拿幾張面紙將雞巴上的及佳玲下身的精液稍加擦拭,垃圾一丟,就躺回她身邊,抱起仍氣喘噓噓,臉紅迷濛的佳玲,她仍然在餘韻中享受着。尚海親親她可愛的小嘴,紧紧把她搂在怀里……
* * * * *
尚海厌烦的躲避着小贩的纠缠,“先生!先生!绝对正宗的日本A片,有青春学生妹、发情少妇、各类美女应有尽有,还有韩国、菲律宾、越南……只要十元一张,便宜呦!买几张吧!”小贩殷勤的鼓动着,突然,尚海身体一震,他看到小贩手中一张VCD碟片的外包装上,有个女郎很象佳玲。“我买一张!”尚海给了钱,拿着这张碟急匆匆的奔回家。他急不可待的将碟片放进机内,按了播放按扭。屏幕上出现一幕幕让人耳热心跳的画面,女人阵阵的淫叫声,尚海无心欣赏,他仔细的搜寻着。突然,尚海睁大了眼睛,屏幕上出现了两男一女,女主角趴在床上,头埋在一个男人的两腿之间,身后另一个男人紧贴着她的臀部,上下两个口都正在同时满足两只阳具,在男主角强烈的抽插下,女主角的乳房剧烈的摆动著,迷人的表情伴随著不绝于耳的淫荡呻吟。“佳玲!”尚海脑子一下变得空白一片。

门开了,佳玲刚好走了进来,迎着尚海钢刀般的目光,她感到莫名其妙。“你怎么啦?”尚海猛的推开佳玲,野马般冲出了房门……他又来到了江边,望着江面,心潮翻滚,佳玲在男人身下娇啼逢迎的画面时刻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怎么会呢?……”尚海痛苦的抱住自己的头。江面上吹来阵阵寒气,尚海的心冷的一阵阵悸动。传呼机不停的叫着,尚海不以理会,思绪打开记忆的闸门,回忆起一幕幕伤痛的往事……在日本的艰辛生活,他不是没有体会,只是发生在自己女友身上,实在让他难以接受。抬头看到川流不息的桥面,和佳玲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历历在目。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面对江面,出自内心的发出狂吼:“日本鬼子!我操你日的!……”

尚海在咖啡室外徘徊着,佳玲最后的留言:“阿海!我在常去的咖啡室等你,有话要说。不论你来不来,我会一直等下去。”快打烊了,透过玻璃,看着焦急等待的佳玲,尚海仍然忧郁着……“阿海!……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佳玲惊喜的望着突然出现的尚海。尚海默默的坐下,低头看着桌面,沉默了一会,佳玲先开口:“阿海!我不是想故意隐瞒,我只是想彻底的忘掉那段痛苦的日子。现在让我告诉你我的过去,在日本打工时,有个朋友介绍了一份薪水非常高的工作,我和几个同学去了。到那有人让我们休息等待一会,还拿了饮料让我们喝,我们毫不在意的喝了,之后……”“别说了!”尚海痛苦的打断佳玲的话,伸手握住佳玲的手,“佳玲!回到我身边,我离不开你!”眼泪从佳玲的眼中流淌出来,两只手紧紧的紧紧的握在一起……(待续)

返回前页目录 || 返回首页目录






 

Ads by TOK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