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成人文學網 ]

《江湖情仇》

發言人:superman


第一章 重聚手足義

  元宵佳節之夜,開封古城熱鬧非常,到處是火樹銀花,真個是金吾不禁。
大街小巷,家家門前扎縛燈棚,賽懸燈火,照耀如同白晝。正是樓閣上下火照
火,車馬往來人看人,真不愧為中州第一大城!

  開封城秋府同樣是張燈結綵,熱鬧非凡。秋老爺名諱恆字忠長,本是當朝
諫議大夫,因不滿閹黨橫行,辭官還鄉,享天倫之樂。下有二子,長子秋雲,
次子秋雷,是孿生兄弟,兄弟倆都是聰明伶俐,惹人喜愛,今年都是九歲,兩
兄弟站在一起有時連父母都認不出來,更不要說別人了。秋氏夫婦愛此二子如
掌上明珠,呵護有加,凡有所求,無有不准。

  秋老爺為人正直,得罪了不少權貴。當今天子明嘉宗荒淫無道,寵信閹黨
魏忠賢,自己躲在後宮尋歡作樂,朝政盡廢。魏忠賢大權在握,殘害忠良,荼
毒百姓,自號「九千歲」,在各地大造自己的生祠。秋恆不畏權勢,在朝堂之
上參了閹黨一本,痛陳閹黨殘害良民,不法橫行。魏忠賢恨秋恆深入骨髓,屢
欲加害,奈何秋恆甚得天子器重,一時無法下手。秋恆看朝政每日愈下,心灰
意冷之下,遂辭官還鄉。

  還鄉三月餘,元宵期至,秋恆大擺宴席,遍請鄉鄰,當夜秋府歡聲笑語,
是夜盡醉而歸。

  三更,開封城外馬蹄驟響,一隊人馬進城,馬上眾人皆是彪形大漢,腰繫
長刀,黑衣皂帽,個個凶神惡煞,共有二十餘人。這些人默不作聲,進城後直
奔秋府方向,來到秋府附近後翻身下馬,在左近的胡同小巷裡隱藏起來,顯是
有所等待。又過了一個時辰,又有幾匹馬疾馳而來,一馬當先者身穿紅袍,腳
登快靴,帽子正中 著一塊美玉,瓜子臉,鷹鉤鼻子綠豆眼,臉上一根鬍子也
無,顯是個太監。這傢伙下馬後,一個黑衣大漢走上前來,低聲問道:「李公
公,弟兄們都到齊了,動手嗎?」李公公冷笑了聲:「一個也別放過,九千歲
吩咐過,要斬草除根,雞犬不留!」

  黑衣大漢點點頭,回頭一招手,幾個大漢立刻從陰暗處拉出一個人來,這
人青衣小帽,顯是個奴僕,幾個大漢說:「大哥,我們把秋家的掃地奴僕張三
抓來了,你問他吧。」大漢獰笑道:「你知道我是誰嗎?」張三驚恐道:「不
知道,小的 是個下人,請各位大爺饒了我這條小命,我家還有七十歲老母無
人奉養。」「去你媽的!」另一位仁兄顯然脾氣不怎麼好,劈手就是一個耳光
,「膽敢跟老子扯淡,我宰了你!」黑衣大漢伸手制止了他,用明顯偽善的神
情安慰張三,「放心吧,我們不會殺你,但你得幫我一個忙。我是「小夜神」
孫虎,你總聽說過吧?」「小夜神」孫虎,橫行河南河北的慣匪,心狠手辣,
採花劫財,無惡不作,後惹怒武林俠義道,少林寺派出四名空字輩高手捉拿他
,他才害怕起來,銷聲匿跡了幾年,誰想他竟然投奔了東廠。

  張三結結巴巴地說:「不知孫大俠有何吩咐?」「很簡單,把秋家的門叫
開,放我們進去,否則打草驚蛇,跑了一兩個就不好了。」張三無奈, 得從
命。這夥人溜進秋府,見人就殺,連奴僕也不放過。秋恆正和夫人在大廳對飲
,忽聞窗外慘叫之聲不絕於耳,秋恆心中大驚,正要出外查看,忽然大門被人
踢開,一幫大漢手拎血淋淋的長刀蜂擁而入,為首者正是孫虎。

  秋恆怒道:「來者何人?!殺人放火,就不怕王法嗎?」孫虎惡狠狠道:
「姓秋的,你死到臨頭,還在嘴硬,魏大人吩咐了,讓我們帶你的人頭回去,
我也能陞官發財。」秋恆心知不妙,回頭對夫人道:「你快帶雲兒,雷兒走,
我來應付他們。」夫人還未答話,一個大漢撲過來,手起刀落,可憐夫人不會
武功,頓時慘死刀下,鮮血四濺,屍橫就地。秋恆怒火萬丈,抽出寶劍欲為夫
人報仇,奈何武藝不精,寡不敵眾,亦慘死刀下。孫虎割下秋恆首級,對手下
說:「那兩個小的,別讓跑了,斬草要除根……。」

  秋雲、秋雷在後院聽見殺聲四起,正不明原由,忽見家人秋楓跑來,「兩
位公子快跑,東廠狗賊殺了老爺夫人,還要加害你們,說要斬草除根。」秋雲
、秋雷聞聽父母雙亡,放聲大哭。這時孫虎等惡賊亦趕到後院,孫虎獰笑道:
「兩個小雜種,見你們爹娘去吧。」說罷掄刀就剁,「嗖 」黑夜中一物飛
來,正中刀柄,孫虎虎口震裂,長刀脫手。孫虎大駭,不知何方高人出手,正
驚疑間,忽聽屋頂一聲長笑:「大師,我們下去吧。」眾人不約而同抬起頭來
, 見一僧一書生,從空中冉冉落下,顯是武功奇高。

  孫虎硬起頭皮:「兩位高姓大名?」白衣書生冷冷地瞟了他一眼:」秋大
人是你殺的?」孫虎陪笑道:「小的也是奉命從事,迫不得……」話還未完,
寒光一閃,孫虎人頭飛出丈八開外,血霧漫天。其他爪牙呆了半響,如夢方醒
,發聲喊,四散奔逃,白衣書生身形幻化,手持短劍追殺眾人,殺人更不用第
二招,群賊不管如何逃避,總躲不開他的一劍。一杯茶功夫,群賊悉數被殲。
黃袍老僧長歎一聲:「施主殺孽未免太重,恐傷陽壽。」白衣書生恨恨道:「
恨我得到消息遲了一步,未能救秋大人一命。悠悠蒼天,竟如此不佑善人。」
老僧道:「可憐這兩個孩子,父母雙亡,閹黨又要斬草除根。唯今之計, 有
你我二人分別撫養此二子,也算對秋氏夫婦有個交待。」書生道:「大師所言
極是,那我照顧秋雷吧。」老僧合什道:「多謝施主,那我照看秋雲,十年後
,待此二子藝成,再讓他們骨肉相聚。」兩人說罷,分別抱起一人,相別而去
。晚風吹來,遠處酒樓的蕭聲微不可聞,似是嗚咽之聲。

  ……

  十年後……


第二章 同根不同心

  一陣輕柔婉轉的歌聲,飄在煙水濛濛的湖面上。歌聲發自一艘小船之中,
船裡兩個少女和歌嘻笑,盪舟採蓮。時當大明崇禎年間,地處嘉興南湖。節近
中秋,荷葉漸殘,蓮肉飽實。這一陣歌聲傳入湖邊一個青年男子耳中。他在一
排柳樹下悄立已久,心潮起伏,難以平靜。 見他十八九歲年紀,濃眉大眼,
目若朗星,鼻如玉柱,剛毅的臉上顯出期待的神情,顯是在等什麼人。

  又過了一個時辰,馬蹄聲響,青年男子臉上露出大喜的神情,急忙迎了上
去。 見一匹黃驃馬飛馳而來,馬上一位少年,面目俊秀,衣著華麗,少年勒
住馬,跳下馬背。兩人四目相投,心有相通,齊聲叫道:「大哥!」「二弟!
」兄弟相見,悲喜交集。

  這二人,正是秋雲,秋雷兄弟倆了。十年前,秋家遭遇滅門慘禍,幸遇武
林高手相救,兄弟倆才倖免於難。出手救人的是終南狂客崔真,靈隱寺高僧了
然。事後,秋雷拜終南狂客崔真為師,秋雲拜了然為師,各學了一套驚人的功
夫。十年後,兄弟終於重會。

  兄弟倆互訴衷腸之際,遠處腳步嘈雜,但落地甚輕,顯是有數個武林高手
正往此地而來。秋雲皺了皺眉頭,說:「雷弟,我們還是迴避一下,免惹是非
。」秋雷大笑:「大哥膽子也忒小了,怎麼在江湖上成名立萬兒?!」正說之
間, 聽得有人陰惻惻地說:「小輩,如此狂妄,既知我們兄弟來了,還敢口
出狂言!」

  話音未落, 見八個奇醜無比的殘廢人現身而出,圍住二人。秋雷大笑:
「就你們幾個老殘廢,也敢出來現世?好!我就給你們點兒教訓。」說罷,身
影晃動,使出師門絕學:「雲羅輕煙掌」,秋雲急叫:「二弟手下留情!」

見秋雷掌影晃動,如飛雪飄絮,霎那間已將八人震出丈外,秋雷不依不饒,還
要追擊,忽聽得遠處有人大叫:」兄台手下留情!」秋雷這才住手,回過身來
, 見遠處走來一人,青衣長袍,儒雅文秀,甚是英俊,這人一抱拳:「在下
荀秀山,這八人是我的家奴,兄台武功如此高強,不必和他們見識,願求兄台
高姓大名。」秋雷傲然道:「在下秋雷,終南狂客門下。」荀秀山欣然道:「
原來是崔前輩門下,不打不相識,咱們一定要交個朋友。來,秋兄見見舍弟的
家人。」

  荀秀山一招手,遠處八個白衣丫鬟抬著一頂小轎緩緩走來,後面還跟著兩
個年輕女子。荀秀山向秋雲,秋雷兄弟倆引見:「轎中女子乃是在下剛過門的
妻子,後面跟著的是舍妹如煙,丫鬟曉紅。」秋雲、秋雷兄弟倆上前行禮:「
拜見荀夫人,荀小姐。」 見轎 一開,走出一白衣少婦, 見她艷麗秀美,
雪膚滑嫩,柔若無骨,黑眸清澄猶如秋水,櫻唇紅潤,惹人垂涎,柳腰纖細,
一頭柔細秀髮,襯著如花般的臉頰,秀麗嫵媚,露著醉人的模樣。

  再看身後的荀小姐,約莫十七、八歲年紀,生個是一張小家碧玉的端麗面
孔,皮膚雪白光潤,身裁婀娜多姿,尤其是那一對靈動的大眼睛眨呀眨著,展
露出無比嬌媚的神情。這女孩好奇地看著秋氏兄弟,顯是對這兄弟倆甚有好感。

  秋雲拜見完畢,一言不發,他對荀氏兄妹並無好感,荀秀山為人亦正亦邪
,名列四邪之首,作過不少殺人劫財的勾當,但偏偏他武功甚高,正派中人對
他無可奈何。秋雲對這種人實在不想深交。秋雷則對荀秀山甚是親熱,問長問
短,並對荀如煙大吹自己的江湖豪事。但荀如煙對他所言之事顯然不感興趣,
一邊敷衍,一邊不時用明眸掃視秋雲。

  眾人走到一個路口,荀秀山問道:「不知兩位兄台要去往何處?」秋雲還
未回答,秋雷搶著說:「我兄弟倆並無雜事在身,就跟荀兄共敘幾日何妨?」
荀秀山大喜:「舍弟求之不得。」秋雲道:「賢弟,我們剛剛相聚,還未能拜
見師尊,怎好叨擾荀先生!」秋雷不耐煩地說:「你要走就先走吧。」秋雲勸
告再三,奈何秋雷不聽, 好道:「雷弟,江湖人心險惡,你自己保重。願你
潔身自好,做個好人。」說罷兄弟二人 淚而別。

  荀秀山待秋雲走後,對秋雷道:「你這個大哥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秋雷
道:「唉!大哥跟著一個老和尚,整天拜佛唸經,怎會有出息。在江湖要揚名
立萬,一定要心狠手辣,武功高強。」荀秀山興奮地一拍大腿:」賢弟此言深
合我心,你我一見如故,我願與你結為兄弟,不知你意下如何?」秋雷喜道:
「既是荀兄抬愛,小弟豈有不願之理!」於是兩人在路邊撮土為香,結為異姓
兄弟,秋雷年少為弟,荀秀山為兄。可憐一個忠良之後,在邪路上越陷越深,
卻茫然不知。

  秋雷和荀秀山結拜之後,又親熱了幾分,荀秀山將江湖種種奇聞軼事一一
說與秋雷。原來此時朝政腐敗,流寇橫行,天下已是大亂。魏忠賢雖已伏誅,
但崇禎還是寵信閹黨,殘害忠良。江湖上更是險象環生,仇殺不斷。此時武林
中最有名氣的高手依次為「二僧」、「三狂」、「四邪」、「五道」、另外還
有四大世家:「開封呂家」、「金陵趙家」、「洛陽王家」、「成都唐家」。
荀秀山正是「四邪」之首,為人狡詐多智,武功高強。

  荀秀山和秋雷邊走邊聊,荀秀山對秋雷道:「賢弟,你我既為兄弟,我就
不瞞你了。我這次要往華山一行,八月十五群雄會聚華山青風觀,推選武林盟
主,勝者還可得至寶「小還丹」三枚,據說此丹服之可長一甲子功力,愚兄心
儀已久,賢弟武功驚人, 要能助為兄一臂之力,你我可共享此丹。秋雷大喜
:「大哥此言當真嗎?」荀秀山道:「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事不宜遲,咱們
即刻動身。」一行人欣然上路。

  當夜,眾人來到一個小鎮歇腳,住在「鳳來老店」。秋雷在店中睡到中夜
,忽聽「啪」,「啪」聲響,有人敲擊窗格,秋雷翻身而起:「是大哥嗎?」
聽得窗外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道:「是你家道爺。小子,出來,我有話與你。
」秋雷藝高膽大

Ads by TOK2